美国海军王牌特种兵四人试图迷奸陆军特种兵并拍摄视频致人死亡案

两性 2022-04-18 05:49:54

综合military.com和thenewsrep新闻报道而成


文章图片1

事件中的被害人,陆军特种部队士官Logan Melgar


海军陆战队中士 Mario Madera-Rodriguez 周四晚因在马里在企图欺凌和性侵犯的过程中导致一名绿色贝雷帽窒息死亡而被判犯有过失杀人罪和其他指控。


海军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除了非自愿杀人外,马德拉-罗德里格斯还被判犯有串谋攻击和殴打、串谋妨碍司法、欺凌和做出虚假官方声明的罪名。


这位中士还涉嫌入室行窃。这个罪比较轻,最后罪名也没成立。不过比起杀人,行窃都算不上什么了。


2017年6月4日,罗德里格斯中士在马里巴马科部署期间导致了被害人洛根梅尔加(Logan Melgar)的死亡。他的同谋之一凯文·麦克斯韦 (Kevin Maxwell)此前也承认了密谋羞辱梅尔加的阴谋——这导致了他的死亡。


在华盛顿邮报 2019 年报道的一份书面声明中,麦克斯韦告诉当局,他、马德拉-罗德里格斯和两名海豹突击队员:首席特战操作员安东尼德多尔夫和首席特战操作员亚当马修斯计划在大约凌晨 5 点行动,这会他们已经醉了一宿了。


四人计划让梅尔加昏迷不醒,将他绑起来,并让一名马里保安人员对他进行性侵犯,而一名英国男子则用手机对袭击进行了录像。《海军陆战队时报》报道称,德多尔夫和其他人不喜欢梅尔加,觉得他轻视了他们,所以他们试图通过欺凌来让他难堪。


可是当德尔多夫试图用胶带绑住梅尔加时,他一不小心在强人锁男的过程中直接勒死了梅尔加。


至于罗德里格斯,对于他的重罪谋杀指控没有成立。这也将使他避免最严厉的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的处罚。海军表示,判决于周五早上开始,下周可能会继续进行。死罪可逃活罪难免,非故意杀人罪最高可判处 10 年监禁。


德尔多夫于 1 月承认非故意杀人、妨碍司法和欺凌罪,并被判处 10 年监禁和直接除名,加没收工资。马修斯还对梅尔加之死的指控认罪,并被判处一年徒刑。


马德拉-罗德里格斯的军事法庭审判于 6 月 7 日在诺福克海军基地举行。他选择接受由八名现役人员组成的陪审团审判。


事件回顾——

文章图片2

image.png


#我不知道配什么图好# 美国海豹突击队和陆战队特种兵试图将陆军特种兵迷奸,你们海军真恶心。


文章图片3

image.png


你们还记得那个SEAL和MARSOC联手杀死SFG的新闻吧,更大的瓜在后面。


文章图片4

image.png


美国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司令部(MARSOC)和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NSWC)一直在为海军特种兵和陆战队特种兵联手杀死陆军特种兵的案件感到尴尬,军方检察官正试图在针对陆战队突击队员和海豹突击队的众多起诉书中增加一项强奸指控,指控这这些突击队员谋杀了一名绿色贝雷帽。


文章图片5

事件死者



更具体地说,枪炮军士马里奥·马德拉·罗德里格斯(Mario madela - rodriguez)和安东尼·德多尔夫(Anthony DeDolph)涉嫌试图在2017年导致陆军特种兵洛根·梅尔加(Logan Melgar)在马里巴马科死亡的袭击中对死者实施性骚扰。


他们的性侵犯行为背后的目的是让梅尔加上士难堪到无法形容的地步——他们打算在把绿贝雷帽打得不省人事之后,对这名不知生死的友军进行同性间的猥亵行为和性侵犯行为,然后还决定把整个性侵过程都用录像机录下来(译者注:你们这些海军真是恶心)。


文章图片6

1566800891576028.png


事件发生时,一名海军陆战队突击队员和海豹突击队员也加入了施暴的行列。然而,上士凯文·马克斯韦尔(Kevin Maxwell)和亚当·马修斯(Adam Matthews)已经对这些指控认罪——强奸指控除外——试图减轻刑期。如果罪名成立,枪炮军士马德拉·罗德里格斯(Madera-Rodriguez)和德多尔夫(SO1 DeDolph)将面临终身监禁,为自己对友军进行的性侵犯行为付出代价。


这两名海豹突击队员隶属于海军特种作战发展组(DEVGRU),这是海豹六队的另一种说法,而两名海军陆战队突击队员隶属于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MARSOC)。除了强奸指控,这四名操作员还被控犯有重罪谋杀、过失杀人罪、妨碍司法公正罪、欺诈罪和盗窃罪。



文章图片7

image.png


就在几天前,海豹突击队最高指挥官给他的下属们写了一封信,呼吁大家关注过去几年一直困扰着海军特种部队的职业道德问题。


文章图片8

image.png


这四名突击队员和梅尔加上士是一起部署在马里首都的联合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目的是为美国大使馆提供反恐和情报收集能力。


此前,梅尔加上士的遗孀对此案发表了评论,并对NEWSREP说:“我完全支持特种作战司令部、NCIS和检察官。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我们继续支持我们所有的特战队员及其共同作出的努力。这些人的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整个部队的情况。我非常感谢特种作战司令部在整个调查过程中一直给予我和我的家人的支持。”


随着法律调查的持续深入,更多关于该事件的细节必将浮出水面,希望特种作战司令部能够采取措施根除这类行为。w

文章图片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