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文《皇叔宠妃悠着点》完结小说

免费 2022-05-09 16:50:54

第一章 小姐,小兰只能陪你到这了

“太子殿下,玥儿没有和家丁有染,请您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商凉玥跪在地上,抓着帝华儒的金色长袍,身体颤抖不已。

旁边跪着瑟瑟发抖的家丁,家丁没穿衣服,只着长裤,光着上身。

听见商凉玥的话,立刻趴伏在地,大声说:“太子殿下,是九小姐勾引我的,和我无关啊!”

商凉玥小脸煞白,“我没有!”

“九小姐,到这个时候您还说谎,您是要奴才去死啊!”

“我……”

“小妹,你二人已这般,就不要再说了,家丑不可外扬啊。”站在帝华儒身后着鹅黄衣裙的商云裳长叹一声。

她是商家三小姐,在京城有才女之称,有贤良淑德的美誉,也是商凉玥同父异母的姐姐。

和商云裳站一起的商怜玉说:“妹妹,你素来在府里不知检点也就罢了,今天被太子殿下当场捉奸不知悔改还诡辩,你太让太子殿下失望了。”

“我没有!太子殿下,玥儿真的……”

“商凉玥,孤竟不知你这般,孤看错了你!”

帝华儒再也听不下去,一脚踢开商凉玥,怒而离开。

他那么爱她,不顾她的庶女身份要纳她为妃,她竟和家丁苟且,他帝华儒当真看错了人!

商凉玥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血。

她看着离开的人,眼里流出绝望的泪。

他不相信她……

缪斯山,万丈悬崖。

夜缪抓着绳索,高挑的身体贴着悬崖峭壁,手一点点往旁边的幽冥鬼兰伸。

幽冥鬼兰是兰花的一种,世间罕有。

有人给她下了订单,花十位数的价钱买这株鬼兰。

她夜缪作为神偷界的一把手,这个单子必须接!

想到鬼兰到手,无数的钱包裹她,夜缪眼底划过一道光,手一伸,鬼兰到手!

但很快,刺啦!

绳子竟断了!

夜缪眼睛瞪大,啊——

“打!”

“给我打!她要不说出实情,就一直打下去!”

“你们……你们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毁我家小姐清誉……”

“还嘴硬,给我用力打!”

“……”

谁这么吵?

吵的她头疼!

夜缪不耐烦的睁开眼睛,瞬间,脑子里涌起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

商凉玥,帝临国尚书商琮文最小的女儿。

刚及笄,因为生母是小妾,所以出生后受尽欺凌。

好在她是女儿,捡了一条命,长大到现在。

只是她命数不凡,在一次偶然中救了太子帝华儒,两人互生情愫,可这一切却惹来了嫡姐商云裳和商怜玉嫉妒,两人设计她,让家丁强迫她,然后让帝华儒看见,误会她。

她身体不好,被帝华儒那一踢,气急攻心,一口气没上来,就这么去了。

夜缪不悦的皱眉,所以,她这是穿越了?

“小兰,我告诉你,你把你知道的都说了,说不定你还有命,你要不说,你就跟着你家小姐陪葬!”

夜缪看过去,着一身粉色衣裙的商怜玉站在一个满身是血的小丫头面前,一脸威胁。

小兰抬头,满嘴都是血,一张小脸白的吓人,可她的眼睛却无比坚定,“小姐……没有……和家丁……苟且……”

“你!”

商怜玉怒极,指着旁边的家丁,“给我继续打,我看她还能撑多久。”

小兰笑了,看向商凉玥,当看见商凉玥睁着眼睛时,她眼睛一下睁大,“小姐……”

夜缪的心狠狠的缩了下。

她是孤儿,从小到大,没有人维护她。

她走到今天,靠的只有自己。

可现在,一个瘦弱的小丫头竟然不要命的维护她,她的心刺痛了。

她要站起来,她要把这里的人都杀了,为小丫头出气!

可她一动身体便钻心的疼,这疼像蚂蚁噬骨一样,她意识到,她现在已经不是神偷夜缪了,而是商家手无缚鸡之力的九小姐商凉玥。

她痛恨这个身体。

这个身体让她很弱!

小兰见她要过来,赶紧张唇,“不要……”

然后看向商怜玉,像一下子生出无数力量,大声说:“是你们陷害的小姐,你们嫉妒我家小姐得到太子殿下的垂怜,所以你们才要毁了我家小姐!”

“我小兰只要有一口气在,我就要去找太子殿下告状,为我们家小姐洗清冤屈!”

“你!给我杀了她,立刻杀了她!”

这小贱婢,竟威胁到她的头上来了,简直是找死!

很快,一棒子打到小兰头上,血瞬间淌地。

小兰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商凉玥。

她在说:小姐,对不起,小兰只能陪你到这了。

夜缪的眼睛瞬间赤红。

小兰……

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嘎——嘎——

乌鸦的声音,给暗夜增添了诡异。

夜缪睁开眼睛,入目的是硕大的圆月,四周静悄悄的。

她眼里划过一道厉光,坐起来。

坐起来的那一刻,钻心的疼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忍住疼痛,看身体,白色衣袍,胸前一抹红,是帝华儒给她那一脚吐出来的血。

她的确穿越了。

穿到了商凉玥身体里。

她想起什么,立刻看向身旁,很快看见躺在旁边早已断气的小兰。

她立刻拉过小兰的手把脉。

作为神偷,她什么都会。

格斗,医术更是不在话下。

但是……

小兰早已断气,她为了让她活着,牺牲了自己。

她来这里第一个对她好的人,就这样死了。

商凉玥把小兰抱进怀里,眼里涌起赤红的血色。

放心,我会代替你家主子好好活着。

而你的仇,我报!

把小兰埋了,商凉玥直挺挺的跪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起身离开。

她要回到商家,夺回属于她的一切!

商凉玥趁着夜色找了草药吃下,她现在的身体很弱,全凭意志支撑。

回去后她要把身体调养好。

她夜缪有的,她商凉玥也要有!

只是走到官道上没多久便听见刀剑的声音。

很是激烈。

她看见后,赶紧找地方藏起来。

古代不是现代,随便一个打斗便能让自己丧命。

很快十几个蒙面黑衣人跑过来,手上的剑齐齐刺向当中的一个男子。

第二章 夜袭

男子高大,穿着玄色衣袍,身形如竹,头戴玉冠,衣袂飘飘,纯然的贵气由内而外散发。

奈何他戴着半张面具,看不到他的容貌。

但趁着夜色,商凉玥能看见他微抿的薄唇,冷硬的下巴。

光是看这两点,商凉玥便能判定这是个冷漠的男子。

他武功极高,拿着一把长剑,以一敌十,未有丝毫费力。

只是他并未用全力,像是在逗弄阿猫阿狗,淡定,从容。

但很快,男子发力,十几个黑衣人一个个倒在地上。

逐渐的,商凉玥听见了由远及近的马蹄声。

原来这男子早听到了马蹄声,所以速战速决。

可是……

一个黑衣人摔到商凉玥身旁,商凉玥一顿,立刻跑出去。

奈何她心有余而力不足,腿一软便摔在地上。

她立刻转身,便看见黑衣人举着长剑朝她刺来。

商凉玥脸色一变,便要朝旁边滚,却听当啷一声,一身玄色长袍的男人站在她身前,手一挥,黑衣人倒地。

当场毙命。

她皱眉,便要站起来,腰间却多出一只手,很快,她身体腾空,随着男人飞到了空中。

商凉玥愣了。

这就是……轻功?

她看向地面,下面倒着横七竖八的黑衣人,而后面的马蹄声也渐近,马上的人看见两人,举起箭对准两人。

商凉玥立刻说:“小心有箭!”

说完抱紧他。

她不能死。

尤其不能这么炮灰的死!

帝聿看怀里的人,面具后的剑眉微挑。

呲呲——

无数长箭过来,凤眸一眯,长剑一挥,无数的箭被斩成两截,落在地上。

坐在马上的人看帝聿怀里抱着的人,拉弓,箭尖对准商凉玥。

商凉玥感觉到危险,便要睁开眼睛,帝聿却抱着她身形一转,她便听见嗖嗖的声音,以及微弱的一声噗呲。

他中箭了!

帝聿看眼肩上的箭,眯眸,一抹厉光划过,飞身带着商凉玥飞进树林中。

后面的人看见两人进了树林,叫,“追!”

帝聿带着商凉玥躲进一个山洞,商凉玥立刻下来,“你中箭了,我看看!”

她便要去看他的身体,却被推开。

夜光照进洞里,商凉玥看见帝聿泛紫的嘴唇。

她抿唇,“虽然今晚我是无辜被你们牵扯,但你救了我,你就是我恩人,现在你受伤,我会尽我所能救你。”

她说完看着帝聿的眼睛。

他眼睛很黑,像外面的夜色般看不到底。

这样的人,危险。

帝聿看着她,一张脸稚嫩,苍白,含着多年病态,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

他手放下。

商凉玥立刻拿过他的手把脉,很快严肃,“你中毒了,很厉害的毒!”

说完,看他身上,一眼便看见他左肩上的箭。

她立刻拿过衣裙,一扯,便扯下一条带子,快速给他绑在肩上。

边绑边说:“我现在要给你把箭拔出来,你忍一下。”

说完,抓住箭一拔,整个过程不过两秒。

帝聿闷哼一声,可闷哼过后,他素来波澜不惊的眸子有了波澜。

一个看着柔若无骨的官家小姐,竟没有男女之防。

非但没有男女之防,做事还如男子般干脆利落。

他凤眸微眯。

但很快,他身体僵硬。

因为,他的伤口正被一张柔嫩的小嘴包裹,吸吮……

“放肆!”

帝聿手一挥,商凉玥摔地上。

这一刻,她想骂人!

“你不要命了?你知不知……”

“姑娘可知男女授受不亲?”

沉磁的嗓音,含着凉意。

帝聿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有那么一秒商凉玥觉得这个人是这里的主宰。

她怔了下反应过来,这是古代,不是现代,姑娘要自重。

“公子,小女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但你身上的毒我不帮你吸出来,毒会蔓延到你的心脉,你救了我,我也会……”

她还未说完喉头便滚动,一口血吐了出来。

忘了她现在的身体也不行,被他刚刚那一挥,现在半条命也只剩下一半的一半了。

帝聿看见她吐出的血,凤眸深了。

商凉玥毫不在乎的抹一把嘴角,坐起来,“公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负责的。”

“请您相信我。”

她商凉玥还从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过。

如果不是他救了她。

帝聿看着她,她眼睛很亮,如宝石般熠熠生辉。

这样的一双眼睛容易让人沉迷。

转眸,指尖在肩上几处穴道点下,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丢给她,“上药。”

商凉玥看着手里的瓷瓶,眨了下眼,又眨了下眼。

她好像自作多情了。

给帝聿上药,上好药她便坐到一边,闭上眼睛。

这身体让她感觉自己像废物一样。

她必须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

心思乱转间,低沉的嗓音传来。

“吃了。”

商凉玥睁开眼睛,一颗药丸递到她面前。

她拿起来放嘴里,吃了。

帝聿收回手,嗓音淡淡,“不怕是毒药?”

商凉玥笑了,“你要杀我,我早死了。”

还用得着多此一举?

说完她闭上眼睛。

没多久身体便升起一股清凉,消退她身体的疼痛,她睡了过去。

帝聿看蜷缩在地上的人,月光照在她脸上,五官小巧,肤若凝脂,睫毛浓密,乖巧可人。

这样的一张脸委实想不到会给陌生男子拔箭,上药,没有半点男女之防,却也没有半点轻浮。

寒冰一样的心动了下。

后半夜,齐岁进来,抱剑单膝跪地,“爷,已全部解决。”

帝聿睁开眼睛,起身,“回府。”

“是!”

齐岁退到一边,帝聿抬步,走了两步,停下,转眸看向地上蜷缩着的商凉玥。

齐岁随着他视线看去,眼里划过惊讶。

他刚进来就看见了这个女子。

爷身边从不曾有女子,这个女子是谁?

不容他多想,一个白色瓷瓶便落在商凉玥怀里。

齐岁睁大眼,难以置信。

这可是怀幽谷送来的丹药,可解百毒,治百病,爷就这么随随便便给了这个女子……

商凉玥一觉醒来,浑身轻松,似吃了十全大补丸,没有半点疼痛。

难道是昨晚那颗药的作用?

她站起来活动下筋骨,啪嗒一声,什么东西落在地上。

第三章 报复

她低头,是一个白色小瓷瓶以及一锭银子。

看向四周,已经没有那个蒙面男子的身影。

走了?

倒也对,这种武功高强,一身贵气的人一看就不是泛泛之辈。

她打开药瓶,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正是昨晚那男子给她的药。

这药的作用她现在已经感受到了。

他竟然把这个瓷瓶都给了她。

商凉玥把里面的药丸倒出来,数了下,还有九颗。

还真是大方。

她握紧瓷瓶,放在怀里,看地上染血的箭尖,如果她没有猜错,昨晚那一箭是他替她挡了。

商凉玥心里微暖,在这个世界,她一再的遇到好人。

谢谢。

如有机会,她定会报答!

商凉玥循着记忆来到城里,她没有直接回商府,而是去衣铺店买了身衣服换下,打扮成寻常男子的模样出来,去了药铺,买了自己想要的药,便一路打听,去了刘贵家。

刘贵就是被商云裳和商怜玉指使污蔑她清白的家丁。

呵,污蔑她商凉玥,等着吧!

刘贵被赶出了商府,但因为有商云裳和商怜玉,他拿到了不少的银子,现在正在外面寻欢作乐。

他还没成家,只有一个老母亲在乡下,所以商凉玥直接去了他住的地方,把药粉洒在床上。

天黑,喝的醉醺醺的刘贵回来,躺在床上。

刚躺下去,一阵冷风便吹来,只听框的一声,房门被吹开。

刘贵不悦的翻了个身,继续睡。

这时候,一道尖细的声音落进耳里,“刘贵……”

这声音离他越来越近,近到他耳边。

“刘……贵……”

“谁啊!”

刘贵睁开眼睛,一张满是鲜血的脸出现在他眼前,他吓的大叫,“啊!”

晕了过去。

商凉玥呲了声,“也就这点胆量!”

直起身体,拿过一张纸,用鸡血在纸上写下血淋漓的一行字。

然后去了隔壁,睡下。

今晚将就下,明天她的好日子就来了。

刘贵是被痒醒的。

他坐起来,抓挠手臂,可怎么抓他都觉得痒,身体里像有无数的小虫子在咬他。

他皱眉,看身上,瞬间瞪大眼。

他手上全是抓痕。

并且血淋淋的。

这都不止,旁边有一张纸,用血写着一句话,“刘贵,我死的不甘心啊,你要不去找太子殿下为我洗清冤屈,我就拉你下来一起作伴……”

刘贵瞬间跌在地上。

九小姐……

是九小姐……

商凉玥听见外面的动静,立刻起身,来到门口,往外看,便看见刘贵疯了般的跑出去。

勾唇。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我要见太子殿下!”

刘贵跑到太子府便往里面冲,被门口的侍卫拦下。

被拦住他也不怕,像生了狗蛋,大叫,“太子殿下!九小姐是被冤枉的!”

“太子殿下!”

帝华儒听见外面的声音,皱眉,“何人喧哗?”

贴身随从青禾弯身,“太子殿下,奴才这就去看看。”

“嗯。”

青禾快速来到门口,怒斥刘贵,“这里是太子府,不得喧哗!”

看见青禾,刘贵赶紧跪地上,急慌的说:“我要见太子殿下,九小姐是被冤枉的,她没有和奴才苟且,她……”

青禾知道刘贵说的九小姐是谁,是太子殿下的心上人,奈何不知廉耻,和家丁有染,以至这两天太子殿下心情极差。

“放肆!”

“给我把这个人拖走!”

“不!奴才不走,求太子殿下饶奴才一命吧,奴才也是受人指使的,九小姐死的冤枉啊!”

外面百姓逐渐围观起来,青禾知道再这样下去,太子殿下的名声就要被毁了。

“给我把他带进来!”

“是!”

商凉玥着男装躲在人群里,看刘贵被带进去了,打开折扇,挡住半张脸,离开了。

而远处,一个男人也隐进人群。

刘贵被带进前院,不断的说:“我要见太子殿下!我要见太子殿下!”

青禾厉声,“太子殿下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我要见太子殿下,九小姐是被冤枉的,她是冤枉的!”

刘贵像着了魔一样,不断的重复这一句话。

帝华儒听见他的话,走出来。

青禾看见他,立刻弯身,“太子殿下。”

帝华儒脸色阴郁的看着刘贵,“你说九小姐冤枉的,她被何人冤枉?”

看见帝华儒,刘贵扑通跪地上,“是三小姐和五小姐让小人这么做的,她们给小人一笔银子,让小人假装和九小姐欢好,然后被太子殿下看见,以此让太子殿下对九小姐失望。”

帝华儒脸色大变,“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奴才知道!九小姐并未与小人欢好,她一直在抗拒小人,太子殿下要不信可以去城郊的乱葬岗找到九小姐的尸首,验明清白。”

帝华儒瞳孔放大,身体后退。

“殿下!”

青禾赶紧扶住他。

帝华儒推开他,看着刘贵,怔怔的。

他误会她了?

刘贵像是终于把自己想说的说完,对空气说:“九小姐,我已经给太子殿下解释清楚了,你不要把我拉进地狱,我不想死,不想死……”

说着看向四周,神色慌张。

青禾看他这神态,说:“太子殿下,此人精神不对。”

帝华儒握紧手,看着刘贵,“你说,她要把你拉进地狱?”

“是……昨晚……昨晚九小姐给我托梦……她说她死的不甘心……”

“她让我来给太子殿下解释清楚,否则我就要下地狱……”

说完想起什么,跪爬到帝华儒跟前,抓住他的长袍,无比恐惧,“太子殿下,我解释了,我说的都是真的,您要相信我啊!”

帝华儒看着这张脸,怒火升起,怦然爆炸。

他一脚踢开刘贵,大吼,“给我去乱葬岗,把玥儿给我带回来!”

他那么喜欢她,她竟背叛他,这两天他过的很不好。

梦里都是她的容颜。

他开始想,是不是一切都不是真的。

她放着他这个太子不要?要一个家丁?

可他不敢去找她,因为她死了。

她被商家扔进了乱葬岗。

他想那么多都没用。

现在,刘贵跟他说她是被设计的。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撕裂了!

第四章 一个都不会放过

商凉玥去了乱葬岗,换上了自己原来的衣服,又在草丛里滚了几圈,躺在死人堆里。

不过一刻钟,马蹄声渐近,十几个侍从跑进来。

而为首的一人着金色长袍,不是帝华儒是谁?

他亲自来了。

他一眼便看见躺在死人堆里的商凉玥,她小脸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眉眼发青,往日一颦一笑的她现在毫无一点生气。

帝华儒的心狠狠一抽。

她这么善良,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他又怎能不信她?

帝华儒什么都不顾了,一把抱起商凉玥,把她从死人堆里抱出来。

青禾想阻止都来不及。

“殿下……”

帝华儒看商凉玥身上的血,紧闭的眼,只觉心痛。

她死了……

她死了……

青禾从未见过太子殿下这般。

“殿下,人死不能复生……”

帝华儒抱紧商凉玥,把她的脸紧紧埋进怀里。

他后悔,很后悔!

突然,侍从叫,“动……动了……”

帝华儒一僵。

青禾一凛,看向商凉玥的手。

她的指尖动了下。

青禾立刻说:“殿下,小心!”

把帝华儒拉开。

商凉玥摔在地上。

侍从立刻拔剑对准地上的商凉玥。

他们担心尸变。

商凉玥睫毛颤了颤,睁开,看着头顶的阳光,微微眯眼,“这是哪……”

一瞬间,侍从睁大眼。

青禾一惊。

怎么会……

而帝华儒一把推开他,抱起商凉玥,“玥儿!”

商凉玥缓慢看向他,眼眶瞬间涌起泪,下一刻,无声流下,“殿下……”

柔弱的一声,帝华儒的心,碎了。

“玥儿!”

商凉玥脸埋进帝华儒怀里,勾唇。

后悔了?

后悔也晚了,你心爱的商凉玥已死,现在她身体里的人是我。

为她的不甘报仇的我。

夜缪。

帝华儒带着商凉玥回了太子府。

回到太子府后,他立刻让丫鬟伺候她洗漱。

商凉玥拒绝了。

“殿下,您找一位信得过的嬷嬷来吧,玥儿没有背叛您,玥儿愿意验身。”

她泪水涟涟的看着帝华儒,柔弱的像一阵风便会把她吹跑。

帝华儒心痛,“玥儿,孤相信你!”

商凉玥摇头,推开帝华儒,“殿下,玥儿如今心已死,只想验身自证清白,然后出家。”

“出家?不可以!”

“我许诺过你要纳你为妃!我不会食言!”

帝华儒握着她的肩,激动的说。

商凉玥唇畔弯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看着窗外,月眉微蹙,眉眼间尽是绝望。

“玥儿名声已毁,不能再回家了,只有寺庙才是玥儿的容身之地。”

“不!孤不允许!”

“你名声没有毁,有孤在,你就是尚书府的九小姐!没人敢说三道四!”

他眼里划过狠厉。

商凉玥却不想再说,“殿下,能让玥儿一个人洗漱吗?玥儿害怕别人看见我的身体。”

帝华儒想到刘贵对她做的事,冷声,“你放心,陷害你的人孤一个都不会放过!”

房门合上,商凉玥脸上的柔弱瞬间消失。

她擦掉眼泪,脱了衣服,踏进洒满花瓣的浴桶,整个人沉进去。

商府现在应该乱套了吧。

……

“你说什么?!”

商怜玉一下站起来,手里的茶杯啪的摔地上,碎成了片。

丫鬟玲儿说:“小姐,刘贵去了太子府,说九小姐是冤枉的,到现在连人都没出来!”

“该死的刘贵,早知道这样,我就该让人直接杀了他!”

商怜玉攥紧手帕,一脸怨毒。

“小姐,怎么办?刘贵要告诉太子殿下是您和三小姐指使的他,那……”

啪——

商怜玉一巴掌打在玲儿脸上,厉声,“你给我闭嘴!”

玲儿反应过来,立刻打自己嘴巴,“小姐说的对,玲儿该闭嘴,玲儿该死!”

她一下下的打自己的脸,商怜玉看的心烦,“好了,姐姐那知道了吗?”

“应该是知道了,现在消息都传遍了……”

商怜玉脸色难看,走出厢房,“去姐姐那!”

相比于商怜玉这的乱了套,商云裳那如常的清风雅静。

“姐姐!”

一进去,商怜玉便叫。

商云裳穿着浅碧色衣裙席地而坐,面前是一方金丝楠木茶盏,她素手微抬,纤纤玉指拿着茶壶,冲洗茶杯,姿势仪态相当好,完全的大家闺秀。

听见商怜玉着急的声音她也如常的淡静,“妹妹来的正好,姐姐这茶刚煮好。”

见她这么从容,商怜玉压下心里的紊乱,走过去坐下。

商云裳的贴身丫鬟碧云和玲儿走出去,把房门合上。

商云裳把一杯茶递给她,“来,尝尝。”

商怜玉看着商云裳的眼睛,知道她已经知道刘贵去太子府的事了。

既已知道,姐姐还如此淡定,那便是有对策了。

商怜玉放下心来,接过,轻抿一口,弯唇,“姐姐的茶煮的最好。”

商云裳粉唇微勾,“妹妹也不差。”

茶香袅袅,一室幽香。

商怜玉放下茶杯,说:“姐姐,刘贵的事你听说了吧?”

“自然。”

“那你可有什么对策?”

商云裳挑眉,“需要什么对策?”

“刘贵一个下人,早已被赶出商府,和咱们商府没有任何瓜葛,而且九妹妹是暴病而亡,他想泼咱们商府脏水,可得看爹爹答不答应。”

商怜玉笑了,“姐姐说的是。”

……

京郊最大的府邸,聿王府,书房。

一身玄袍的人坐在金丝楠木椅里,手执狼毫,在一方白纸上挥洒。

他笔锋凌厉,快狠绝,一笔一划看似内敛实则暗藏锋芒。

不过须臾,几行黑字便落于纸上。

“爷,冷覃回来了。”

“嗯。”

房门打开,一身黑衣的人走进来,单膝跪地。

“爷,查清楚了,那女子是商家两天前暴病而亡的九小姐商凉玥,现已被太子接回太子府。”

帝聿手中的狼毫停顿,抬眸,视线落在跪在下首的人身上。

冷覃低头,“属下已查明,九小姐被商家三小姐和五小姐设计陷害,怒极攻心而亡,但不知为何,九小姐并未身死。”

帝聿眼前浮起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凤眸微眯,“继续跟着她,有任何异动向我汇报。”

“是!”

冷覃离开,齐岁进来。

帝聿把刚刚写好的那封信给他,“交给纳兰。”

“是。”

齐岁双手接过,转身离开。

帝聿起身出去,负手背于身后,看着远方,眯眸。

商凉玥。